标的额应在800万元以上

2020-02-01 00:04

据了解,汤某今年37岁,是六安人,长期住在合肥,因此,汤某的债集中在合肥和六安。张先生说,汤某的债主非常多,“亲戚朋友多被他借过了”。而另一名知情人介绍,汤某还向一些企业老总、公务员等人借钱,从几万元到上千万不等。汤某“消失”后,两地的多家法院都受理了相关诉讼。合肥中院执行局介绍,仅在其一家法院,目前已审理5起与汤某相关的民间集资的案件,总标的额1.26亿元。

1月27日,合肥法院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包括合肥中院及11家基层法院在内,一共有443个失信被执行人单位和个人的信息。 “老赖”们的姓名、身份证号或组织机构代码、立案执行标的额等都一目了然。

【离奇】企业欠2000元迟迟不履行

记者梳理发现,汤某因欠债1.26亿元位列“黑名单”榜首。此外,合肥一家房产公司及其负责人陆某某因欠1.05亿元并列第二。合肥中院公布的37个“老赖”中,涉案标的额最低的为310万。法官解释说,该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的立案标准,“如果一方当事人是合肥居民,标的额应在300万元以上;如果双方当时人都是合肥居民,标的额应在800万元以上”。

春节前夕,合肥中院公布了合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共有443个失信被执行人单位和个人被列入“黑名单”。记者梳理发现,在这些“老赖”中,37岁的六安人汤某因涉案标的额高达1.26亿元,名列榜首。同时,合肥一家房产公司及其负责人陆某某因涉案标的额达1.05亿元并列第二。合肥中院执行法官表示,今后,这些“老赖”们将在政府采购、招标投标、行政审批、政府扶持、融资信贷、市场准入、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信用惩戒。

2008年,合肥市民张先生偶然认识了六安人汤某。一来二往,双方交情渐深。有几次,汤某向张先生借过几万元,“每次都能准时归还”。2011年底,汤某又向张先生开口,借了20万。当时,汤某承诺过了年就还钱。可此后,他一直没有还债,张先生多次催要,他以各种理由拖延。 2012年8月,汤某更突然“消失”了。不久,张先生向法院提起诉讼。尽管赢了官司,可汤某却没有资产可被执行了。

去年10月1日,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《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》开始施行。这意味着全国法院将建立“失信者黑名单”制度,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将被人民法院向社会公布。

方某某是一名包工头,与一名工人有3000元的工资未结清。2012年,肥西县法院判决要求方某某尽快履行。可是,方某某却态度嚣张,“明确表示不给钱,让法官爱咋地咋地”。由于标的额仅为3000元,甚至连方某某的妻子也让他尽快履行,可他死活不同意。春节前,肥西县法院采取了一次集中行动,在方某某的另一个账户中划走了3000元,才将这起执行案件了结。

合肥一家网络公司也进入这份“黑名单”。包河区法院法官告诉记者,这是一起名誉权纠纷的案件,“有网友在这家公司开办的论坛发帖,涉嫌侵害他人的名誉”。当时,受害人要求网络公司删帖,但遭到拒绝。受害人提起诉讼,赢得了官司,网络公司被判赔偿2000元。可从去年9月份开始,这家公司屡屡以财务需履行报批手续为由,迟迟没有履行。

“老赖”欠债金额各不同,但让人奇怪的是,有的个人只因欠3000元而被列入黑名单。合肥某网络公司因欠了2000元迟迟不履行,也被法院贴上失信标签。

同时,记者获悉,如果被执行人认为将其纳入“黑名单”是错误的,应由自然人本人,法人、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到法院提出纠正申请,并说明理由。

【进展】 已有少量“老赖”履行完毕

【动态】合肥443名老赖入“黑名单”

【吃惊】 37岁男子民间借贷1.26亿元

2月7日,记者获悉,目前,包括合肥某网络公司在内的部分“老赖”已经履行了法律义务。很快,他们将从“黑名单”中消失。相关法官表示,依据《规定》,“老赖”如果全部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,或者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经申请执行人确认履行完毕,或者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执行的,法院应当将其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。符合条件应予删除的信息,法院应依职权主动、及时从名单中删除,当事人也可以申请法院删除。